连载结束后,作者将相关内容进一步加工,集结成《日本电子产业兴衰录》一书并公开出版。「深响」选择此书进行深度研读,试图进一步展示出日本电子产业从如日中天到一路溃败的全过程,也尝试把日本遭遇的历史事件与当下中国的产业发展情况两相对照,得出有价值的思考。

日本电子产业究竟何以至此?他们所经历的溃败是可以避免的吗?我们又从中能得到哪些经验和教训?

全线溃败

1970年之前,日本电子产业曾因注重技术研发、生产精益求精,以飞快的速度成长了起来,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当中,往往也能够占据领先优势。1970-1985年是日本电子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这期间是以出口为主导。在接下来的1985-2000年,贸易收支开始减少。2000年以后,日本电子产业总体上出现了明显的衰退,国内产值减少至峰值时的一半,贸易转为赤字。

细看日本电子产业在电视、通信、计算机和半导体领域的表现,会发现无一例外都是被时代所抛下,“掉队”成为日本企业发展的关键词。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2010年称得上是日本电视产业最后的高峰。

2003年,日本三大都市圈开始覆盖数字电视信号,为了接收、观看数字电视,民众产生了很强的电视机换购需求,日本电视机产业的内需和产值激增,并于2010年达到顶峰,在2011、2012年则开始骤减,并持续至今。

自2011年下半年之后,日本各电器厂家的电视机业务萧条至极,相继有不少厂商退出,可以自主生产显示屏的厂商仅剩下松下和夏普两家。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日本电视机产业的本国产值被进口超越。

事实上,日本电视机产业一度“打遍天下无敌手”。

在1985年之前,由于具有高质量的画面效果(Hi-Vision,高清晰度),日本生产的电视机曾经作为一种非常紧俏的产品被大量出口到国外,尤其是美国。在那个年代,如果你在美国的酒店住宿的话,就会发现房间里配置的大多是日本产彩色电视机。日本甚至因此与美国有过一段持续数年的贸易摩擦:在1968年,由于销量太好,美国电子工业协会(EIA)就产自日本的彩色电视机提起了反倾销申诉。

可好景不长,美国对日政策的变化和日本广播电视台的故步自封终结了盛况。

1985年,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上台,大力推动改革和公开化,减少了苏联与美国的抗衡。由于冷战的威胁变弱,美国就不再需要为了推行冷战政策而扶持日本,而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转而遏制日本工业的发展。所以,日本电视机的出口在1985年后急剧减少,进口则开始缓慢增加。

不过,日本电视机产业的没落,美国的打压固然是一方面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则是日本广播电视从业者自身不愿与互联网进行整合,错过了电视信号数字化的窗口期。

从1996年起,日本电视机产业迎来了又一个发展机遇。那时,互联网开始慢慢地普及起来,这样一来,原本在电视机上播放的视频等也可以在互联网上播放。面对电视信号数字化这样重大的变化,日本的广播电视业界本来应当重新审视互联网和电视机的关系,顺应形势推动转型。

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日本的广播电视业界对互联网持有排斥心理,认为电视视频在互联网上播放只是个别现象,还想尽可能地维持通信和广播的区别,让自身的地位不至衰落。事与愿违,现实中的广播领域却在一点一点地向网络广播迈进。比如,YouTube和NICONICO动画等视频服务网站不久后就实现了“电视广播”的功能,而且也频繁地进行现场直播。

而日本广播电视领域对互联网的排斥,直接减慢了电视信号数字化的速度。在国际竞争中,美国、韩国和中国台湾则充分利用了电视信号的数字化,使电视机成为了可以模块化生产的产品。模块之间的接口一旦实现标准化,电视机生产速度就能大大加快,打败日本电视机制造厂商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从1869年明治政府开始,日本以国营的形式,用100年的时间完成了国内电话的普及。

在国营占据主导的事业结构下,民间企业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国家和日本电信电话公社(NTT)、日本放送协会等公共事业单位,各民营企业的主要工作都是为这些公共事业单位提供通信设备和广播设备,设备的规格和数量也都由公共事业单位决定。

直到1985年,日本电信电话公社公社(NTT)转为民营,通信事业才开始自由化,陆续有新公司加入到通信事业中来。

1980年代,交换技术和传输技术的数字化均已完成。当时业内将“所有的信息数字化,用同一个通信网来统一处理的方式”称为综合业务数字网(Integrated Services Digital Network, ISDN),日本通信行业在1988年实现了ISDN。

可是就在日本ISND实现商用的同期,一波和上述电话技术的发展方向性质完全不同的浪潮袭来,进而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浪潮就是手机和互联网。

互联网出现之后很快就成为了全球性的社会基础设施,人们既可以用它来接打电话,也可以用它来收发邮件,于是日本刚建成不久的综合业务数字网ISDN被淘汰了。这也是日本在推行通信自由化政策时,业界并没有想到过的。

从世界范围来看,当时成熟商用的2G技术中,80%都采用了GSM通信技术规格,但是日本却采用了一种独特的规格——PDC,这使得日本的移动环境进入了“锁国”状态——国外的手机厂家无法走进日本,日本的手机厂家也很难打开海外市场。

虽然在此期间,由于国内需求的支撑,日本的手机市场也得到了繁荣发展,但是日本的移动产业在国际上的存在感却越发微弱了。在之后的智能手机市场,更是很难见到日本企业的身影。

日本通信产业衰落的具体表现是,日本手机的产值从1990年开始不断增加,2005年之后则开始急剧减少,智能手机的进口导致无线通信设备出现了超过2万亿日元的贸易赤字。

横向比较来看,通信自由化实施之后,美国一方面传统企业陷入停滞,另一方面也在不断涌现出新兴企业。比如,AT&T和IBM这两个企业的存在感都大不如前,因为随着通信自由化政策的实施,以及手机和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传统大企业的发展空间十分有限。但美国新兴企业的出现却极大拉动了电子信息通信市场的发展,比如微软、苹果、思科、高通、雅虎、谷歌、Facebook等。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日本的电信电话公社(NTT)由于在事业结构上与美国的AT&T存在差异,整个通信产业都走向了没落。

原来,电信电话公社(NTT)并不负责设备生产,这些工作主要由电气通信研究所负责。以这些研究成果为中心,日本国营的电信电话公社(NTT)和旗下的成员企业在技术和产品开发方面达成了合作关系,也就是日本典型的“护送船队方式”。

可是船大难掉头,通信领域的技术、产品、市场发生很大变化后,电信电话公社(NTT)和旗下的成员企业缺乏必要的灵活性,他们的事业发展和研究开发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国家的干预,花费数年时间开发出来的交换机等设备其实并不为互联网所需,更难以在国际上发挥影响力。

其结果就是,同样面对这些变化,在美国,新兴企业不断发起挑战,积累了很多成果。而在日本,电信电话公社(NTT)作为通信服务的提供者,其地位并没有怎么下降。但是他们在新兴的信息通信市场上影响力非常弱,同时也没有新兴企业快速成长起来。

20世纪50年代,计算机朝着高性能化、大型化的方向不断发展,而美国的IBM则是大型机领域的霸主。彼时的日本计算机相关政策受到了IBM很大的影响,菲律宾申博138网址游戏下载登入:因此也格外偏重大型机。

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微型处理器的出现导致个人计算机的原型产生并快速发展。又过了几年,全球计算机市场开始由大型机向个人计算机转变。

但日本的计算机产业却具有很强的日本特色,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日本NEC公司推出的PC-9800系列计算机,它甚至在日本创造了一个时代。

原来在当时,因为日文和英文存在字符和字节方面的差异,日文处理成为海外品牌个人计算机进入日本的一大障碍。日本NEC公司推出的PC-9800系列计算机则可以无障碍处理日文,而其他机型还不能,PC-9800系列就借此占据了日本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个人计算机市场。与此同时,日本其它国产个人计算机企业也都坚持自己的路线,结果导致在日本形成了一个不同于世界市场的个人计算机市场。

日文处理这一问题后来也得到了解决。1990年,由IBM开发的一种面向亚洲国家语言的DOS/V规格出现了,它同样可以方便的处理日文,且IBM将该规格对日本的相关企业进行了公开。

可即便如此,日本企业依然坚持使用自己特有的规格,甚至继续生产可以处理日文文字的专门机器,并向市场售卖以获取利润。

然而到了90年代中期,随着微软Windows的出现,即便是日文处理方面,在终端用户看来,9800系列和DOS/V也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海外的DOS/V机售价低廉,便迅速成为了日本的主流计算机。于是,日本个人计算机领域以9800系列为代表的强盛时代再度宣告落幕,往日在市场上的冲杀号角只剩余音而已。

1970年9月,美国IBM公司宣布将在其最新推出的大型机System/370 Model 145的主内存上使用半导体存储器,瞬间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个相当具有前景的市场。在这一市场中,DRAM(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动态随机存储器)这种具有代表性的半导体存储器占据着重要地位。

20世纪80年代,在世界市场上,日本产DRAM曾占据高达80%的市场份额,可谓辉煌至极。然而到了2014年,日本国内连一家DRAM企业也没有了。

这是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DRAM的市场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1984年,大型机领域的霸主IBM推出个人计算机IBM-PC,标志着个人计算机时代的来临,此后搭载DRAM的主要机器就由大型机变为了个人计算机。

随着计算机被销售给个人,面向个人计算机所搭载的DRAM容量不像大型机那么大,但是销售数量非常可观。如果能有企业专注于这块市场,完全可以赚取足够的利润。

不过,个人计算机上搭载的DRAM的寿命能有5年就足矣,但要求价格也更低,以便个人支付得起。这和日本之前擅长的大型机DRAM价格高、寿命长的特点是相反的。

例如从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开始,日本半导体领域实施了无数个产学官联合的共同研究项目,在这之中也有着相当大的公共资金投入。但是,在实施这些项目期间,日本半导体产业是持续衰退的,共同研究项目的实施完全没有激活日本半导体产业。

在本书作者西村吉雄看来,研究开发活动就是提前取得未来的价值。未来价值的源泉是新知识,企业如果想要创造利润,就必须使新知识和市场产生联系,仅凭研究成果是不能激活经济的。事实上,日本有很多顶尖的研究成果,但大量的研究成果却没有得到应用。

最后,也可能是最关键的原因,是电子产业沉溺于过去的成功经验中,无法取得新的实质性突破。

日本的电子产业从“价格便宜质量差”出发,成功地生产出了“质优价廉”的产品,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功。但是当世界科技发展趋势发生变化时,日本电子产业整体没有从这一成功经验中走出来,故步自封的后果就是被淘汰。

20世纪8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主银行制以及和业界其他公司共同持有股份的方式都变成了过去式。比起银行融资,日本企业不得不重视股市融资。在日本企业的股东之中,海外投资家占据了很大比重,这必然会要求日本企业采用和外国企业一样的经营方式。

但是,日本那些成功企业的经营者,大多是在泡沫经济之前的企业文化中成长起来的,是靠实际业绩出人头地的。让他们去否定培育自己的企业文化以及自己的成功经验,格外困难。

在日本的相关企业中,大部分依然坚持设计和制造纵向联合的方式,只有一小部分企业的经营方式在缓慢地发生变化。于是,日本电子产业就这样落后于整个时代。

从日本电子产业盛极而衰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教训:

● 第一,作为市场创新活动的主体,企业应该主动拥抱新的分工方式,以提高生产效率为核心要义。

● 第二,企业应当在生产的过程中寻求创新,而不是寄望于基础科学的研究,这样所取得的创新成果才能真正为企业所用。

● 第三,如果发现行业发生了重大变革时,不要陷于以往的成功经验而不能自拔,而是要与时俱进、突破自我,这样才能始终立于行业发展前沿,从成功走向下一个成功。

历史总是令人感慨。

2000年,华为总裁任正非先生对员工发表了题为《华为的冬天》的讲话,希望华为员工增强忧患意识、提高创新能力。当年华为销售额220亿人民币,利润29亿人民币,位居全国电子产业百强首位。所以有人认为任正非在“作秀”,如日中天时却说冬天要来了,要预防被冻死。

而比尔·盖茨也总是告诫微软员工:我们的公司距离破产永远只差18个月。从公司的角度讲,对产业和市场发展趋势保持敬畏,主动求新求变,是取得成功所必须的。

把握兴替之间的变革节点,在最为繁盛的时刻保持忧虑,或许才是基业长青的真正法门。

香港分分彩怎么玩 百运娱乐平台 博狗这个平台真实吗登入 澳门塔有什么玩登入
皇冠现金游戏 澳门六大博企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代理登录手机客户端下载登入 澳门一共有多少赌台 澳门金沙会免费送酒店
博彩业在澳门 澳门关闸到高士德登入 澳门太阳城官方直属现金网登入 韩国赌场外观图片登入 澳门 赌博 攻略网上娱乐场
老虎机游戏手机版登入 澳门九五至尊娱乐手机版登入 微笑心法是否必胜法登入 bodog博狗备用网站登入